专题研究报告:2020年1月金融数据点评及策略研究

[摘要]总结2020年1月金融数据,社融增量与新增人民币贷款全面超预期,社融存量增速10.7%与上月持平,信贷结构继续优化,企业中长期贷款明显增加,显示宽信用政策渐显成效。


2020年1月金融数据点评及策略研究

中国1月社融数据全面超预期

信贷结构进一步优化

2020年2月20日,央行发布了我国2020年1月金融数据。初步统计,2020年1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5.07万亿元,比上年同期多3883亿元。其中,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 3.49万亿元,同比少增744亿元;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513亿元,同比多增170亿元;委托贷款减少26亿元,同比少减673亿元;信托贷款增加432亿元,同比多增87亿元;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1403亿元,同比少增2384亿元;企业债券净融资3865亿元,同比少964亿元;政府债券净融资7613亿元,同比多5913亿元;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609亿元,同比多320亿元。

信贷方面,1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3.34万亿元,同比多增1109亿元。分部门看,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341亿元,其中,短期贷款减少1149亿元,中长期贷款增加7491亿元;企(事)业单位贷款增加2.86万亿元,其中,短期贷款增加7699亿元,中长期贷款增加1.66万亿元,票据融资增加3596亿元;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1567亿元。

2020年1月金融数据全面好于预期,社融、新增贷款同创新高。其中,中国1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5.07万亿元,预期42863亿元,前值21030亿元;新增贷款为33400亿元,预期28211.1亿元,前值11400亿元。

社融和信贷数据的大幅提升,既与季节效应有关,也再次验证了疫情爆发前国内经济企稳回升、宽信用初见成效的态势。1月份作为新年和一季度的开端,商业银行往往有“早投放、早收益”的传统,各大商业银行往往对优质客户提前投放贷款,因此每年1月份往往是信贷投放的高峰月。例如,2019年1月,新增社融4.68万亿,新增人民币贷款3.57万亿,均有大幅提升。

而2019年10月以来,社融增量和新增人民币贷款均平稳增长,社融存量增速稳定在10.7%左右,信贷结构也趋于改善,企业中长期贷款明显增加,表明企业融资需求强劲,宽信用初见成效。

2020年1月信贷结构也明显优化。非金融企业贷款增加2.86万亿元,其中,短期贷款增加7699亿元,中长期贷款增加1.66万亿元,票据融资增加3596亿元;而去年1月,非金融企业贷款增加2.58万亿元,其中,短期贷款增加5919亿元,中长期贷款增加1.4万亿元,票据融资增加5160亿元。与去年同期相比,票据融资明显减少,而企业中长期贷款明显增加,表明企业的融资环境有明显改善,融资需求明显回升。结合工业增加值、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和库存数据,可以认为在疫情爆发前,中国经济经历了两年的下行压力后,已经证实阶段性企稳,供需两端均有改善。

图1:表外融资有所回暖

图2:社会融资规模结构

社融存量增速10.7%,与上月持平

初步统计,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56.36万亿元,同比增长10.7%。其中,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55.06万亿元,同比增长12.2%;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余额为 2.13万亿元,同比下降2.2%;委托贷款余额为11.45万亿元,同比下降7%;信托贷款余额为7.49万亿元,同比下降4.3%;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为3.47万亿元,同比下降17%;企业债券余额为23.93万亿元,同比增长13.1%;政府债券余额为38.49万亿元,同比增长16%;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为7.42万亿元,同比增长5.4%。

从结构看,1月末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60.5%,同比高0.8个百分点;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余额占比0.8%,同比低0.1个百分点;委托贷款余额占比4.5%,同比低0.8个百分点;信托贷款余额占比2.9%,同比低0.5个百分点;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占比1.4%,同比低0.4个百分点;企业债券余额占比9.3%,同比高0.2个百分点;政府债券余额占比15%,同比高0.7个百分点;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占比2.9%,同比低0.1个百分点。

1月社融存量增速10.7%,与上月持平。我们认为,如果没有疫情的扰动,在央行宽信用政策的支持下,社融增速企稳的逻辑并未转变,本质在于宽松政策支持下行业出清与景气度的缓慢提升,M2与社融增速将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。但此次社融拐点将是“L”型,而非“V”型反弹,对应的经济走势也将是“L”型温和复苏,不能希望社融增速大幅扩张。在稳增长与去杠杆的政策平衡中,社融增速将保持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的速度,而很难再回到此前大幅高于名义GDP增速的快速扩张时期。而一旦社融增速过低,有出现信用收缩的风险,央行将进一步强化宽信用政策,包括全面降准与定向降准,提高再贷款再贴现额度,增大TMLF规模,降低MLF利率等方式予以对冲。即使面对疫情的不利影响,预计社融存量增速仍将缓慢提升,无需担心信用收缩,但中期内社融增速很难有太大的回升。

图3:社融存量与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速

M2同比增长8.4%,M1与上年同期持平

1月末,广义货币(M2)余额202.31万亿元,同比增长8.4%,比上月末低0.3个百分点,与上年同期持平;狭义货币(M1)余额54.55万亿元,与上年同期持平,同比增长0%,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4.4个和0.4个百分点;流通中货币(M0)余额9.32万亿元,同比增长6.6%,当月净投放现金1.61万亿元。

与2019年末相比,1月M2与M1增速分别回落0.3个百分点和0.4个百分点,但是,这主要与春节效应有关。春节之前,企业为发放绩效工资和福利,居民为春节消费,往往有巨大的现金需求,导致活期存款,特别是企业活期存款的大幅下。例如,2019年1月M1同比增速0.4%,增速比2018年12月回落1.1个百分点。而今年的春节发生在1月份而非往常的2月,因此M1增速大幅回落。可以预见,春节之后的2月,M1增速将回归正常。

图4:信用利差走势

图5:M1和M2同比增速

结论与策略建议

总结2020年1月金融数据,社融增量与新增人民币贷款全面超预期,社融存量增速10.7%与上月持平,信贷结构继续优化,企业中长期贷款明显增加,显示宽信用政策渐显成效。这证实了疫情爆发前,行业经济度缓慢复苏,经济走势阶段性企稳的态势。但是,1月金融数据主要反应疫情爆发前社融原有趋势,并未充分反应疫情对经济的不利影响。面对疫情爆发后对实体经济的冲击,实体企业经营环境进一步恶化,社融和信贷能否在宽松政策支持下,延续已有回升态势,中小企业能否顺利度过疫情冲击,是接下来需要重点的问题。

针对货币政策的走向,我们认为,面对疫情对经济的实质冲击,经济重新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,而2020年又是完成决胜小康社会和实现“翻两番”政治目标的收官之年,货币政策必须妥善应对经济短期下行压力,加大对疫情防控的货币信贷支持力度。因此,货币政策必须灵活适度、有所作为,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,货币政策将延续乃至加大宽松力度,下调OMO和MLF利率,引导LPR利率下行,降低实体经济成本,同时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。但是,货币政策同时要权衡长短期,兼顾多目标,防止通胀预期扩散的同时,促进结构转型。因此,央行表示坚决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。因此,货币政策大概率随经济数据而动而非大水漫灌,宽松力度将以有节制的温和下调政策利率为主。

对于国债期货的走势,我们认为,1月金融数据证实了疫情爆发前经济阶段性企稳的态势,因此数据公布后,国债期货明显回调。面对疫情的不利冲击,预计央行将进一步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,流动性有望延续宽松,这些都是利率债的实质性利好。但当前市场已经充分计入了这些利好,当前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处于历史较低水平,交易的价值不高。而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存在高度不确定性,当前很难评估疫情对经济增长和资产价格的影响。因此,建议投资者暂时观望,等待更为确定的政策信号和经济数据。复工后的疫情发展和经济形势。

九洲影视娱乐城-互联网出行 九州在线娱乐-互联网出行 九洲国际娱乐-互联网出行 九州城线上国际娱乐-互联网出行 娱乐棋牌注册送-互联网出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