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融业让利1.5万亿:谁将吃土,谁能吃肉?

[摘要]疫情之下,实体企业盈利能力持续缩水,今年1季度,38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中,1200多家亏损,2500多家净利润同比负增长。这种情况下,要求金融业让利的呼声自然高涨,金融业也责无旁贷。

首图来自壹图网。

6月17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“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.5万亿元”,考虑到2019年金融业税后利润约为2.9万亿,1.5万亿算得上巨额红包了。

让利的主要工具是降息,而利息降下来容易升上去难,所以这还不是一次性让利,更像持续性让利,至少持续三五年。这种持续性让利,必然深刻改变金融业的经营土壤,对金融机构的生存能力、发展能力均提出更高要求。

金融机构,尤其是银行,准备迎接大变局吧!对从业者来讲,金饭碗也愈发褪色了。

 

利从哪里让?

1.5万亿的让利红包,谁来出呢?主要是银行。

2019年,中国金融业税后利润约为2.9万亿元(测算过程为:银保监会的金融业税后利润数据更新至2017年,为2.43万亿元,2017-2019年北京金融业净利润增速为19.5%,假定全国也是这个增速,得出2.43×(1+19.5%)=2.9万亿),其中,银行业金融机构约为2.63万亿元,非银行业金融机构约为0.27万亿元。具体如下:

从利润分布看,银行业金融机构占9成,其中商业银行占7成,是主要的让利来源。也就是说,1.5万亿的让利红包,商业银行大概要承担1万亿。

让利主要靠贷款降息。2019年末,商业银行贷款余额130万亿元,贷款利率平均下调0.77%才能凑出1万亿。考虑到商业银行净息差只有2.2%,0.77%的利率降幅必然对商业银行盈利能力产生显著影响。

若简单据此估计,2020年,大多数银行净利润缩水可能在三成到四成左右。

当然,不可能真的缩水这么多,那样的话,不良怎么办?人才外流怎么办?银行可持续发展怎么办?防范系统性风险怎么办?

贷款利率下降的同时,存款利率也会降。也就是说,银行这1万亿的让利指标,最终是由存款人和银行共同来承担的。此外,当前大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2.5%,还有下调空间,降准释放的规模空间也能一定程度上弥补降息的盈利缺口。

就存款人和银行的博弈看,理想状态下,银行可通过降低存款利率把压力全部转嫁到存款人头上,从而继续维持2.2%的净息差,但现实中不可能。以工行数据看,2019年平均存款利率仅为1.59%,已经比较低了,真要降至1%以下,只会把存款人都赶跑,银行也不必开门营业了。

所以,理想的分摊结构应该是,存款人承担一部分影响,多数压力还是由银行自己来扛。

这种情况下,2020年银行业净利润负增长没有悬念了(疫情之下,实体经济这么难,银行业净利润若继续正增长,也难免滑稽),至于缩水多少,要看各家银行自己的本事。

此外,就420万银行从业者而言,加薪估计又要泡汤了。

低息贷款炒房?想多了

利率下调,会利好股市和楼市。1.5亿股民,欢喜雀跃;意图炒房者,也似乎看到了曙光。金融业让利的新闻出来后,“炒房又有钱了”、“低息贷款大概率流入楼市”等评论受到很多网友追捧。

降息利好楼市,这一点没问题,还本付息压力降低了,购房能力自然也提高了。但说到专门让利实体的低息资金大规模流入楼市,就真的是想多了。

资金如水,滴灌渗漏在所难免,但大规模流动,需要专门疏通河道,离不开政策推动与支持。在当前“房住不炒”的大环境下,监管层面对资金违规入楼市严查死守,贷款资金成规模地流向楼市是不可能发生的事,大家就不必操心了。

退一百步说,即便真的有监管不掌握的流通渠道,但资金大规模入楼市,必然导致房价异常上涨;此时,只需反向追溯资金来源,就很容易堵上漏洞,并杀鸡儆猴。

另外,遍观历史上任何大的财富机会,无一不是乘天时之利,顺应了时代的大风口。当前房地产行业已经错失天时,聪明的资金也不会逆势而行的,大家不要小瞧了炒房团的智慧。

相比之下,对股市是个持续利好。降息和让利实体是一方面,股市上涨的财富增值效应是另一方面。

对实体企业来讲,低息贷款固然重要,但企业更需要的是订单和消费。国内1.5亿股民,股市赚钱效应下的消费提振效果不容小觑。

而且政策层面也一直在着力支持资本市场发展。证监会就不用说了,分内之事,在近日召开的陆家嘴论坛中,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也提出“银保监会拟推出六项举措支持资本市场发展”,继续放宽银行、保险资金入市。

两大监管机构合作,天时地利人和,股市没理由不迎来大机会。

银行加速“内卷”

最近一段时间,“内卷”一次在网络上很流行。银行业也早已内卷化,竞争激烈,很多小银行即便使出浑身解数,也只能眼看着市场份额被蚕食。

在金融科技大潮下,地方性小银行正加速被时代抛弃。2011-2019年,六大国有银行(工农中建交邮储)净利润占比持续下滑,让出的市场份额,早期是中型和小型银行均沾,但2015年以来,只有30家上市银行吃到了红利,另外约2300多家非上市银行的利润占比趋于停滞,只是喝了口汤。

2300多家非上市银行中,内在分化也很明显,既有广发、渤海、恒丰等3家全国股份制银行,也有1200多家农村商业银行,以及近1000家农村信用社。

全国性银行和已上市银行,有实力追赶金融科技大潮,在零售转型、助贷风口中分一杯羹;而绝大多数地方性小银行,优质个人客户被辐射全国的金融APP截胡,优质对公客户被全国性银行普惠下沉截胡,又受不良率拖累,转型举步维艰。

2019年初,审计署网站曾披露某省银行业不良率高企的问题,2018年末该省有42家银行不良率超过5%的警戒线,其中,有12家银行不良率超过20%,个别银行甚至超过40%。

这些问题的背后,反映的就是行业分化加速的大趋势。

就此次1.5万亿让利而言,个别地方性小银行可能已无利可让。但减费降息政策具有普适性和持续性,所有银行都得做好让利割肉的准备,无论胖瘦。

一些小银行,可能不得不退出市场。这两年,不断有银行股东拍卖银行股权,但银行股权却并不吃香,据媒体不完全统计,2020年以来银行股权流拍率超过6成。

当然,持股比例低的财务型投资缺乏吸引力,针对商业银行的控制权并购还是有市场的。未来一两年内,我们大概率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小银行被收购。

这对银行业来讲,不啻于一次环境倒逼型的供给侧改革。

无论是中长期经济转型,还是短期经济抗疫,都对银行业提出更高的要求,银行业内部唯有优胜劣汰、资源集中、加速奔跑,才能更好地在新形势下服务实体经济。

反哺实体

国内金融业最受民众诟病的一点,就是所谓的“吸血论”:实体企业盈利能力孱弱,金融机构个个膘肥马壮。

A股3800多家上市公司,称得上中国企业界的精华,但精锐部队的盈利情况也不如人意。2019年,A股上市公司净利润超过10亿的不足500家。从结构上看,113家上市金融企业(证监会行业分类),净利润占比常年超过50%。

往年来看,大家只是抱怨一下,但2020年不同往常。

疫情之下,实体企业盈利能力持续缩水,今年1季度,38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中,1200多家亏损,2500多家净利润同比负增长。这种情况下,要求金融业让利的呼声自然高涨,金融业也责无旁贷。

这两年,无论是宏观环境还是行业环境,都在给金融机构施加压力。金融机构自然可以抱怨日子越来越难过,可放眼望去,金融机构依然是最赚钱的:银行为盈利增长倍感压力,企业却在忧虑能否活下去。

都什么时候了,救他人也是救自己,没什么可抱怨的。

免责声明:该内容源自网络或其他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。

九洲影视娱乐城-互联网出行 九州在线娱乐-互联网出行 九洲国际娱乐-互联网出行 九州城线上国际娱乐-互联网出行 娱乐棋牌注册送-互联网出行